掃一掃
中北官方微博

全國服務熱線

掃一掃
中北官方微信

4000-588-1000

? 2018 中北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40212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北京

 

中北分所

>
>
>
國家知識產權局通報,多家事務所被處罰!

國家知識產權局通報,多家事務所被處罰!

瀏覽量

昨天,行業內的朋友圈被知識產權局的一紙處罰通告刷了屏,多家事務所被處罰。

一、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傅劍舟

 

姓 名:傅劍舟 
資格證號:3316472 
所在機構:現未在專利代理機構執業 

懲戒事由: 

傅劍舟與蘇州星火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蘇州星火)簽訂掛證協議,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工作,隱瞞了代理機構股東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的重要事實。 

 

具體事實: 
 

2017年6月26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收到時任蘇州星火法定代表人董建軍通過電子郵件發來的舉報材料,提出蘇州星火涉嫌存在股東掛證行為,其本人與蘇州星火實際控制人張洋(不具有專利代理資格)簽訂合伙協議后并未在蘇州星火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其對公司將其變更為法定代表人不知情。 
 

2017年7月6日,蘇州星火提交了對董建軍、傅劍舟違規掛證的舉報材料,提出為了符合有限公司制代理機構的法定條件,蘇州星火股東周學敏、史成濤、沈園園三人通過張洋找到了董建軍、傅劍舟;雙方約定,董建軍、傅劍舟應在意向協議簽署后辦理原單位的離職手續;但是協議簽署后,二人不愿意辭去杭州現有工作到蘇州星火上班。 
 

同月,董建軍、傅劍舟再次舉報投訴,補充提交了傅劍舟與張洋簽訂的顧問協議等材料。 
 

經過調查發現,董建軍、傅劍舟與蘇州星火簽訂協議后未在蘇州星火工作過;張洋作為蘇州星火實際控制人,承認上傳專利代理管理系統有關文件中的股東簽字是由代辦公司代簽;蘇州星火于2018年6月注冊事項變更所提交的股東會決議、股權轉讓協議書等材料不是董建軍所簽,被變更為法定代表人的沈園園也不知情。 
 

以上事實有下列材料為證: 
一、董建軍、傅劍舟、蘇州星火提交的舉報投訴材料; 
二、董建軍、傅劍舟與張洋簽訂的協議書; 
三、江蘇省知識產權局調查情況報告及對董建軍、傅劍舟、張洋的詢問筆錄; 
四、董建軍、傅劍舟簽署的追認承諾書; 
五、董建軍、傅劍舟、蘇州星火提交的整改說明。 
 

傅劍舟與蘇州星火簽訂合伙協議,但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工作,隱瞞了代理機構股東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的重要事實。該行為違反了《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八條第(四)項的規定。鑒于傅劍舟存在主動舉報、積極配合調查的情節,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十條的規定從輕處分。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8號),依法告知傅劍舟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傅劍舟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有效的陳述和申辯意見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八條、第十條的規定,決定給予傅劍舟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二、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蘇州星火

 

機構名稱:蘇州星火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機構代碼:32298 

法定代表人:沈園園 

股東:周學敏、沈園園 

地址:蘇州市吳中區木瀆鎮珠江南路211號1幢1402室 

 

懲戒事由: 

 

蘇州星火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蘇州星火)隱瞞了專利代理機構股東董建軍、傅劍舟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的重要事實;蘇州星火多次變更注冊事項,有關變更材料上股東簽字為實際控制人張洋找代辦公司代簽,有關股東并不知情。 

 

具體事實: 

 

2017年6月26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收到時任蘇州星火法定代表人董建軍通過電子郵件發來的舉報材料,提出蘇州星火涉嫌存在股東掛證行為其本人與蘇州星火實際控制人張洋(不具有專利代理資格)簽訂合伙協議后并未在蘇州星火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其對公司將其變更為法定代表人不知情。 

 

2017年7月6日,蘇州星火提交了對董建軍、傅劍舟違規掛證的舉報材料,提出為了符合有限公司制代理機構的法定條件,蘇州星火股東周學敏、史成濤、沈園園三人通過張洋找到了董建軍、傅劍舟;雙方約定,董建軍、傅劍舟應在意向協議簽署后辦理原單位的離職手續;但是協議簽署后,二人不愿意辭去杭州現有工作到蘇州星火上班。 

 

同月,董建軍、傅劍舟再次舉報投訴,補充提交了傅劍舟與張洋簽訂的顧問協議等材料。 

 

經查,董建軍、傅劍舟與蘇州星火簽訂協議后未在蘇州星火工作過;張洋作為蘇州星火實際控制人,承認上傳專利代理管理系統有關文件中的股東簽字是由代辦公司代簽;蘇州星火于2018年6月注冊事項變更所提交的股東會決議、股權轉讓協議書等材料不是董建軍所簽,被變更為法定代表人的沈園園也不知情。同時,雙方已達成和解,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了股權轉讓手續,董建軍、傅劍舟撤出股東會。董建軍、傅劍舟還簽署了對蘇州星火既往變更資料上簽名的追認承諾書。 

 

以上事實有下列材料為證: 

一、董建軍、傅劍舟、蘇州星火提交的舉報投訴材料; 

二、董建軍、傅劍舟與張洋簽訂的協議書; 

三、江蘇省知識產權局調查情況報告及對董建軍、傅劍舟、張洋的詢問筆錄; 

四、董建軍、傅劍舟簽署的追認承諾書; 

五、董建軍、傅劍舟、蘇州星火提交的整改說明。 

 

董建軍、傅劍舟與張洋簽訂協議,簽訂協議后并未在蘇州星火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蘇州星火隱瞞了專利代理機構股東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的重要事實。蘇州星火多次變更注冊事項,有關變更材料上股東簽字為張洋找代辦公司代簽,有關股東并不知情。以上行為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項規定的“申請審批時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的”情形。在調查過程中,雙方雖達成和解,且存在董建軍、傅劍舟對蘇州星火既往變更資料上簽名進行追認等行為,但不改變上述行為違法的事實。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7號),依法告知蘇州星火擬對其作出“撤銷專利代理機構注冊證”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2019年1月21日,蘇州星火致函國家知識產權局,表示對于擬作出的處罰決定無異議。 

 

懲戒決定: 

 

蘇州星火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決定給予蘇州星火“撤銷專利代理機構注冊證”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三、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董建軍

 

姓 名:董建軍 
資格證號:3316538 
所在機構:現未在專利代理機構執業 

懲戒事由: 


董建軍與蘇州星火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蘇州星火)簽訂合伙協議,但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工作,隱瞞了代理機構股東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的重要事實。 
 

具體事實: 
 

2017年6月26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收到時任蘇州星火法定代表人董建軍通過電子郵件發來的舉報材料,提出蘇州星火涉嫌存在股東掛證行為,其本人與蘇州星火實際控制人張洋(不具有專利代理資格)簽訂合伙協議后并未在蘇州星火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其對公司將其變更為法定代表人不知情。 
 

2017年7月6日,蘇州星火提交了對董建軍、傅劍舟違規掛證的舉報材料,提出為了符合有限公司制代理機構的法定條件,蘇州星火股東周學敏、史成濤、沈園園三人通過張洋找到了董建軍、傅劍舟;雙方約定,董建軍、傅劍舟應在意向協議簽署后辦理原單位的離職手續;但是協議簽署后,二人不愿意辭去杭州現有工作到蘇州星火上班。 
 

同月,董建軍、傅劍舟再次舉報投訴,補充提交了傅劍舟與張洋簽訂的顧問協議等材料。 
 

經過調查發現,董建軍、傅劍舟與蘇州星火簽訂協議后未在蘇州星火工作過;張洋作為蘇州星火實際控制人,承認上傳專利代理管理系統有關文件中的股東簽字是由代辦公司代簽;蘇州星火于2018年6月注冊事項變更所提交的股東會決議、股權轉讓協議書等材料不是董建軍所簽,被變更為法定代表人的沈園園也不知情。 
 

以上事實有下列材料為證: 
一、董建軍、傅劍舟、蘇州星火提交的舉報投訴材料; 
二、董建軍、傅劍舟與張洋簽訂的協議書; 
三、江蘇省知識產權局調查情況報告及對董建軍、傅劍舟、張洋的詢問筆錄; 
四、董建軍、傅劍舟簽署的追認承諾書; 
五、董建軍、傅劍舟、蘇州星火提交的整改說明。 
 

董建軍與蘇州星火簽訂合伙協議,但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工作,隱瞞了代理機構股東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業務的重要事實。該行為違反了《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八條第(四)項的規定。鑒于董建軍存在主動舉報、積極配合調查的情節,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十條的規定從輕處分。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6號),依法告知董建軍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并告知董建軍依法享有陳述和申辯的權利。 
 

2019年1月21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收到董建軍的書面陳述意見。董建軍在陳述意見中稱,張洋承諾蘇州星火成立后,會在杭州找一個辦公場所供其辦公,而不是要求其去蘇州辦公;其在2017年2月離職之后一直未在杭州正式工作,并未有不愿辭去杭州工作去蘇州星火上班的行為,其行為屬于“被動掛證”。 
 

經進一步核實,董建軍在此前的詢問筆錄中承認其在與蘇州星火簽訂合伙協議期間,通過其他公司繳納社保;蘇州星火的舉報材料也指出,董建軍在此期間在杭州另找一家咨詢公司上班。董建軍的上述申辯理由無法否認其在與蘇州星火簽訂協議后,未能專職從事專利代理工作的事實,也未提交影響事實認定的實質性證據,我局認為董建軍的申辯理由不能成立。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八條、第十條的規定,決定給予董建軍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四、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楊立

 

姓 名:楊立 
資格證號:1108066 
所在機構:北京輕創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懲戒事由: 
 

北京輕創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輕創)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已另案處理)。楊立作為北京輕創負責人,對上述違法行為和后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 
 

具體事實: 
 

北京輕創于2018年4-5月為申請人“佛山遷宇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市粵三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60件內容明顯相同或不同組分等簡單替換的發明申請,構成《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七十五號令)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楊立作為北京輕創負責人,對上述違法行為和后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 
 

以上事實有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一、北京輕創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北京輕創提交的《關于專利申請案件自查及整改報告》。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5號),依法告知楊立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并告知楊立依法享有陳述和申辯的權利。 
 

2019年1月28日,我局收到楊立的書面陳述。在該陳述中,楊立未提交任何影響事實認定的實質性證據,也未對其代理提交非正常申請的違法事實作出合理的解釋,我局認為楊立的申辯理由不能成立。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五)項、《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五)項的規定,決定給予楊立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五、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王術蘭

 

姓 名:王術蘭 
資格證號:1111553 
所在機構:北京超凡志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懲戒事由: 
 

王術蘭作為北京超凡志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超凡志成)的專利代理師,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 
 

具體事實: 
 

超凡志成于2017年4月-2018年7月為江蘇、浙江等省份多名申請人代理提交75件內容明顯相同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多個主題。2017年9月20日為申請人“成都秦川物聯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88件不同部件簡單替換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主題涉及物聯網領域的多個主題。2017年8月、12月為申請人“成都市一心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代理提交了9件不同材料簡單替換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肥料及其制備方法。以上專利申請中的101件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七十五號)第三條第(一)、(三)項的非正常專利申請,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干擾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 
 

王術蘭是涉案非正常申請中54件申請的署名代理師。 
 

以上事實有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一、超凡志成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超凡志成提交的《自查整改情況說明》。 
 

王術蘭代理提交非正常專利申請的行為,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4號),依法告知王術蘭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王術蘭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五)項、《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五)項的規定,決定給予王術蘭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六、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談杰

 

姓 名:談 杰 

資格證號:1307454 

所在機構:北京輕創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懲戒事由: 

 

談杰作為北京輕創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輕創)專利代理師,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 

 

具體事實:

 

北京輕創于2018年4-5月為申請人“佛山遷宇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市粵三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60件內容明顯相同或不同組分等簡單替換的發明申請,構成《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七十五號令)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屬于《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談杰是上述60件涉案非正常專利申請的署名代理師,對上述違法行為和后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 

 

以上事實有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一、北京輕創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北京輕創提交的《關于專利申請案件自查及整改報告》。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3號),依法告知談杰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并告知談杰依法享有陳述和申辯的權利。 

 

2019年1月28日,我局收到談杰的書面陳述。在該陳述中,談杰未提交任何影響事實認定的實質性證據,也未對其代理提交非正常申請的違法事實作出合理解釋,我局認為談杰的申辯理由不能成立。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五)項、《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五)項的規定,決定給予談杰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七、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北京盛凡智榮

 

代理機構:北京盛凡智榮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機構代碼:11616 

負 責 人:葉杉 

股 東:劉曉暉、尚欣、李麗君、葉杉、高志軍 

地 址:北京市海淀區蘇州街1號9層057A 

 

懲戒事由: 

 

北京盛凡智榮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盛凡智榮)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 

 

具體事實: 

 

盛凡智榮于2018年3-5月為江蘇省徐州市賈汪區多名申請人代理提交123件技術效果明顯編造的發明專利申請。 

 

以上事實有以下材料為證: 

一、盛凡智榮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盛凡智榮提交的《自查報告》。 

 

以上行為構成《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七十五號令)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2號),依法告知盛凡智榮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盛凡智榮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盛凡智榮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決定給予盛凡智榮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八、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戴翔

 

姓 名:戴翔 

資格證號:3216224 

所在機構:現未在專利代理機構執業 

 

懲戒事由: 

 

戴翔作為專利代理師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在北京盛凡智榮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盛凡智榮)擔任負責人期間,對本所存在的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和后果(已另案處理)負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 

 

具體事實: 

 

盛凡智榮于2018年3-5月代理提交123件技術效果明顯編造的發明專利申請,構成《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七十五號令)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的“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戴翔是上述非正常申請中72件申請的署名代理師。 

 

以上事實有以下材料為證: 

一、盛凡智榮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盛凡智榮提交的《自查報告》。 

 

在上述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發生期間,戴翔擔任盛凡智榮負責人,對上述違法行為的發生負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同時,戴翔作為上述非正常申請中72件申請的署名代理師,代理提交非正常專利申請,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違反了《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五)項、《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五)項的規定。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1號),依法告知戴翔擬對其作出警告的懲戒決定,擬作出懲戒決定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戴翔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的規定,決定給予戴翔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九、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殷雷

 

姓 名:殷雷 

資格證號:3705546 

所在機構:青島永基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懲戒事由: 

 

殷雷作為青島永基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青島永基)的專利代理師,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作為青島永基負責人,對本所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和后果(已另案處理)負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 

 

具體事實: 

 

青島永基于2018年2月28日為申請人“青島昌盛日電太陽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78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發明專利申請,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七十五號令)第三條第(一)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該批申請的主題主要涉及分析方法和計算方法,其特點為:每個主題下存在兩件或多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申請,例如,發明名稱為“一種光伏春秋棚結構有限元疲勞分析方法”的申請“2018101669124”與發明名稱為“一種光伏草藥棚結構有限元疲勞分析方法”的申請“2018101689128”,除涉及發明名稱的技術特征“春秋棚”和“草藥棚”不同外,技術方案明顯相同。青島永基的上述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上述事實有以下材料為證: 

一、青島永基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山東省知識產權局報送的核查報告; 

三、青島永基作出的說明。 

 

殷雷是所有78件涉案非正常專利申請的署名代理師,代理提交非正常專利申請,干擾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同時作為青島永基負責人,對上述違法行為和后果負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0號),依法告知殷雷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殷雷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五)項、《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五)項的規定,決定給予殷雷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青島永基

 

代理機構:青島永基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機構代碼:37235 

負 責 人:殷雷 

股 東:趙航、殷雷、石蘭凱 

地 址:山東省青島市四方區嘉定路5號(青島工業設計產業園)辦公樓3+ 

 

懲戒事由: 

 

青島永基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青島永基)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 

 

具體事實: 

 

青島永基于2018年2月28日為申請人“青島昌盛日電太陽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78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發明專利申請,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七十五號令)第三條第(一)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該批申請的主題主要涉及分析方法和計算方法,其特點為:每個主題下存在兩件或多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申請,例如,發明名稱為“一種光伏春秋棚結構有限元疲勞分析方法”的申請“2018101669124”與發明名稱為“一種光伏草藥棚結構有限元疲勞分析方法”的申請“2018101689128”,除涉及發明名稱的技術特征“春秋棚”和“草藥棚”不同外,技術方案明顯相同。 

 

以上事實有以下材料為證: 

一、青島永基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山東省知識產權局報送的核查報告; 

三、青島永基作出的報告。 

 

青島永基的上述行為,構成《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9號),依法告知青島永基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青島永基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青島永基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決定給予青島永基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一、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金相允

 

姓 名:金相允 

資格證號:1111837 

所在機構:成都超凡明遠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懲戒事由: 

 

北京超凡志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超凡志成)存在“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的違法行為(已另案處理),金相允作為超凡志成的原專利代理師,是被泄露的發明專利申請的署名代理師,對超凡志成存在的上述違法行為負有相關責任。 

 

具體事實: 

 

超凡志成將四川旭虹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四川旭虹光電)未公開的兩件專利申請(申請號201720710071x、2017207100743,署名代理人為金相允)文件內容于2017年7月13日發給重慶市南山區川華玻璃制造有限公司(下稱重慶川華玻璃),在重慶川華玻璃確認之后,超凡志成于2017年7月26日為其提交了兩件內容與四川旭虹光電的專利申請內容完全一樣的專利申請(申請號為2017209176770、2017209181995)。超凡志成將四川旭虹光電尚未公開的發明創造內容發給重慶川華玻璃,泄露了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 

 

金相允作為四川旭虹光電兩件有關專利申請的署名代理師,應當對泄露涉案發明創造內容的行為承擔相關責任。 

 

以上事實有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一、超凡志成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超凡志成提交的《自查整改情況說明》; 

四、專利代理人協會處分決定(全專協處字〔2018〕第006號)。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8號),依法告知金相允擬吊銷專利代理人資格證的懲戒決定,以及擬作出懲戒決定的事實、理由、證據,并告知金相允依法享有聽證、陳述和申辯的權利。2019年1月22日,我局收到金相允的聽證申請,申請對擬吊銷事項舉行聽證。2019年3月12日,我局收到金相允的書面陳述意見及相關證據材料。同日,我局依據《行政處罰法》的相關規定,對擬吊銷金相允專利代理人資格證的案件進行聽證。金相允及其代理人由佳參加聽證。 

 

在書面陳述意見及聽證會上,金相允提交了其他人是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的直接責任人的新證據,并對案件事實提出以下申辯理由:1.金相允未接觸、辦理過涉案專利業務,并不知悉涉案發明創造內容,僅是在先申請人四川旭虹光電的兩件專利申請的署名代理師,將四川旭虹光電未公開的兩件專利申文件內容發給重慶川華玻璃的發送人并非金相允,而是超凡志成的前員工李思瑩。2.懲戒意見告知書依據的《懲戒規則》第八條第(一)項針對的是“直接責任人”,金相允未參加涉案專利的代理業務活動,也沒有泄露涉案發明創造內容的行為,并非直接責任人;3.就泄露行為而言,超凡志成已經采取有效措施主動消除、減輕該違法行為的危害后果,認真開展了內部自查自糾,并出臺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希望給予金相允從輕、減輕處罰。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材料為證: 

五、聽證記錄; 

六、聽證會陳述意見及相關證據材料。 

 

根據上述申辯意見及最新證據,我局認為,李思瑩(非專利代理師,現已離職)是泄露涉案發明創造內容的直接責任人,金相允作為相關發明專利申請的署名代理師,不履行職責或者不稱職以致損害委托人利益,應當對泄露涉案發明創造內容的行為承擔相關責任。 

 

懲戒決定: 

 

金相允的上述違法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決定給予金相允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二、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李丙林

 

姓 名:李丙林 

資格證號:1106987 

所在機構:北京超凡志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懲戒事由: 

 

李丙林作為北京超凡志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超凡志成)負責人,不履行管理職責,對超凡志成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的行為(已另案處理)負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 

 

具體事實: 

 

一、超凡志成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 

 

超凡志成于2017年4月-2018年7月為江蘇、浙江等省份多名申請人代理提交75件內容明顯相同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多個主題。2017年9月20日為申請人“成都秦川物聯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88件不同部件簡單替換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主題涉及物聯網領域的多個主題。2017年8月、12月為申請人“成都市一心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代理提交了9件不同材料簡單替換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肥料及其制備方法。以上專利申請中的101件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七十五號)第三條第(一)、(三)項的非正常專利申請。上述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干擾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構成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二、超凡志成存在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行為 

 

超凡志成將四川旭虹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四川旭虹光電)未公開的兩件專利申請(申請號201720710071x、2017207100743)文件內容于2017年7月13日發給重慶市南山區川華玻璃制造有限公司(下稱重慶川華玻璃),在重慶川華玻璃確認之后,超凡志成于2017年7月26日為其提交了另兩件內容與四川旭虹光電的專利申請內容完全一樣的專利申請(申請號為2017209176770、2017209181995)。超凡志成將四川旭虹光電尚未公開的發明創造內容發給重慶川華玻璃,違反《專利法》第十九條規定,泄露了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屬于《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八條第(一)項規定的“違反專利法第十九條規定,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的”情形。 

 

以上事實有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一、超凡志成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超凡志成提交的《自查整改情況說明》; 

四、專利代理人協會處分決定(全專協處字〔2018〕第006號)。 

 

李丙林作為超凡志成負責人,對于本所存在的上述違法行為負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規定的行為。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7號),依法告知李丙林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李丙林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李丙林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五)項、《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五)項的規定,決定給予李丙林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三、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北京超凡志成

 

機構名稱:北京超凡志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機構代碼:11371 

負責人:李丙林 

合伙人:李丙林、吳開磊、王術蘭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北四環西路68號左岸工社12層1218 

 

懲戒事由: 

 

北京超凡志成知識產權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超凡志成)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的行為。 

 

具體事實: 

 

一、超凡志成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 

 

超凡志成于2017年4月-2018年7月為江蘇、浙江等省份多名申請人代理提交75件內容明顯相同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多個主題。2017年9月20日為申請人“成都秦川物聯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88件不同部件簡單替換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主題涉及物聯網領域的多個主題。2017年8月、12月為申請人“成都市一心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代理提交了9件不同材料簡單替換的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肥料及其制備方法。以上專利申請中的101件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七十五號)第三條第(一)、(三)項的非正常專利申請。 

 

二、超凡志成存在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行為 

 

超凡志成將四川旭虹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四川旭虹光電)未公開的兩件專利申請(申請號201720710071x、2017207100743)文件內容于2017年7月13日發給重慶市南山區川華玻璃制造有限公司(下稱重慶川華玻璃),在重慶川華玻璃確認之后,超凡志成于2017年7月26日為其提交了另兩件內容與四川旭虹光電的專利申請內容完全一樣的專利申請(申請號為2017209176770、2017209181995)。超凡志成將四川旭虹光電尚未公開的發明創造內容發給重慶川華玻璃,泄露了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超凡志成存在保密制度落實不到位,內部管理制度不完善的問題。 

 

以上事實有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一、超凡志成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超凡志成提交的《自查整改情況說明》; 

四、專利代理人協會處分決定(全專協處字〔2018〕第006號)。 

 

超凡志成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干擾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該行為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內容的行為違反了《專利法》第十九條規定,屬于《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八條第(一)項規定的“違反專利法第十九條規定,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的”情形。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6號),依法告知超凡志成擬對其作出撤銷“專利代理機構注冊證”的懲戒決定,以及擬作出懲戒決定的事實、理由、證據,并告知超凡志成依法享有聽證、陳述和申辯的權利。2019年1月22日,我局收到超凡志成的聽證申請,申請對擬撤銷事項進行聽證。2019年3月11日,我局收到超凡志成的書面陳述意見及相關證據材料。 

 

2019年3月12日,我局依據《行政處罰法》的相關規定,對擬撤銷超凡志成“專利代理機構注冊證”的案件進行聽證。超凡志成負責人李丙林、委托代理人徐彬、孫言代表超凡志成參加聽證。 

 

在書面陳述意見和聽證會上,超凡志成對于《懲戒意見告知書》中認定的“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等違法事實表示無任何異議,對帶來的不良影響深感自責。提交了“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行為涉及的在先申請人及在后申請人出具的《諒解書》及諒解文件,以及在先申請已授權和在后申請已收到撤案通知書的文件;提交了超凡志成針對上述違法行為所做的多項整改措施和落實進展情況以及自查自糾的相關材料。 

 

同時,超凡志成就該案的具體裁量情節提出以下申辯理由:1.對于《懲戒意見告知書》中認定的違法行為,超凡志成已經采取有效措施主動消除、減輕危害后果;2.對于《懲戒意見告知書》中指出的違法行為,超凡志成進行了深刻反思,認真開展了內部自查自糾,并出臺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取得了一定效果;3.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已于3月1日起實施,對“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的違法行為規定了其他新的較輕的處罰措施,希望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案件適用法律規范問題的座談會紀要>的通知》(法〔2004〕96號)中相關規定,考慮超凡志成存在消除、減輕違法后果、進行整改的情節,適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的規定,給予從輕或減輕處罰。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材料為證: 

五、聽證記錄; 

六、聽證會陳述意見及相關證據材料。 

 

根據上述新的證據和申辯意見,我局認為,超凡志成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的違法事實,應予以懲處。超凡志成也存在保密制度落實不到位,內部管理制度不完善的問題。但考慮到超凡志成認錯態度較好,主動向泄密行為涉及的相關專利申請的申請人道歉并取得了諒解,在企業內部認真開展自查自糾,出臺了相應的整改措施,減輕了違法行為危害后果,存在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 

 

鑒于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和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對“泄露委托人發明創造的內容”違法行為的處罰種類有所變化,超凡志成上述違法行為雖發生在新法施行以前,但根據《立法法》第九十三條的規定,結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案件適用法律規范問題的座談會紀要>的通知》(法〔2004〕96號)中關于新舊法律規范適用規則的相關規定,適用新法符合對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更為有利的原則,我局決定適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給予超凡志成減輕處罰。 

 

懲戒決定: 

 

根據《專利法》第十九條、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給予超凡志成“責令停止承接新的專利代理業務12個月”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四、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北京輕創

 

代理機構:北京輕創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機構代碼:11212 

負責人:楊立 

股東:王新生、尉保芳、趙秀斌、何佩英、王澎、楊立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萊圳家園18號樓3層3011室 

 

懲戒事由: 

 

北京輕創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輕創)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 

 

具體事實: 

 

2018年4—5月,北京輕創為申請人“佛山遷宇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市粵三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代理提交了60件內容明顯相同或不同組分等簡單替換的發明專利申請,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第七十五號令)第三條第(一)、(三)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該批申請主題涉及各種飼料或飼料添加劑等配方,其特點為:部分申請存在內容明顯相同情況,例如“一種用于防治雞痛風病的雞飼料及其制備方法(2018103578153)”與“一種用于防治雞傳染性法氏囊病的雞飼料(2018103578172)”,除主題名稱外,技術方案明顯相同;部分申請存在不同組分等簡單替換的情況,例如“一種防治雞新城疫的飼料添加劑(2018103578191)”、“一種防治禽霍亂的飼料添加劑(2018103578327)”專利申請的技術方案,區別僅在于飼料添加劑配方中部分組分、配比的簡單替換。 

 

2018年7月,國家知識產權局對北京輕創進行約談。約談結束后,北京輕創提交了《關于專利申請案件自查及整改報告》,稱由于質檢漏洞造成案件遞交出現問題,主要是由于案件重復提交后未及時辦理撤案等原因造成,并提出主動撤回包括“佛山遷宇科技有限公司”提交的18件專利申請、“佛山市粵三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提交的11件專利申請在內的48件專利申請。 

 

以上事實有以下證據材料為證:

一、北京輕創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談話筆錄; 

三、北京輕創提交的《關于專利申請案件自查及整改報告》。 

 

北京輕創的上述行為構成《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5號),依法告知北京輕創擬對其作出警告的懲戒決定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 

 

2019年1月28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收到北京輕創的書面陳述,稱涉案的60件非正常專利申請在遞交前已向客戶提出可能被認定為非正常申請的建議,但客戶仍強烈堅持遞交,北京輕創本著維護申請人的知識產權利益的思維而遞交,有情非得已的難處。 

 

我局認為,陳述材料中未提交影響事實認定的實質性證據,北京輕創的上述申辯理由不能成立。 

 

懲戒決定: 

 

北京輕創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現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決定給予北京輕創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五、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北京華仲龍騰

 

代理機構: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機構代碼:11548 

負責人:李靜 

合伙人:姜慶梅、李靜、黃玉玨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薊門里小區1號樓二層206室 

 

懲戒事由: 

 

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華仲龍騰)存在出租專利代理資質、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的行為。 

 

具體事實: 

 

一、華仲龍騰存在出租專利代理資質行為 

 

華仲龍騰提交的材料顯示,華仲龍騰有24家分所,其大部分案件來自這些分支機構及商標代理公司、科技服務公司等。各分所負責人負責分所經營管理工作,承擔分所設立事宜和費用,承擔對外經營、資金費用及人員工資、保險等。華仲龍騰根據分所的經營需要提供印鑒、證照、賬戶等,為各分所代交專利申請,并按件收取費用。各分所撰寫案件的人員并不是執業代理師,而是由大量無資質人員撰寫后以李靜、姜慶梅、黃玉玨等人的名義提交。

 

華仲龍騰在各地分所的人事、財務以及責任等由各分所負責,其所謂的“分所”不是真正意義的辦事機構,只是因不具備專利代理資質與華仲龍騰合作經營,通過華仲龍騰代交專利申請,這一行為屬于出租專利代理資質行為。 

 

二、華仲龍騰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行為 

 

“金華市艾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名申請人于2017年11月-2018年3月通過華仲龍騰提交了126件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多個主題,其中74件申請內容明顯相同,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七十五號)第三條第(一)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每個主題下存在兩件或多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申請,例如,發明名稱同為“一種拋光機”的申請,申請號為“2018102013822”“2018102043974”,技術方案完全相同;另外52件申請為不同組分、配比等簡單替換,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三)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不同申請之間僅對組成原料和配比簡單替換。華仲龍騰存在《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 

 

我局在約談調查中發現,華仲龍騰工作人員上門為客戶進行所謂的“專利挖掘”時,會代客戶編造出若干所謂的技術改進點供客戶挑選,并且將客戶“挑剩下”的“點子”賣給其他客戶,個別還存在“一案多賣”的情況,導致出現“雷同案件”,并且由于分所眾多,難以知曉案件雷同情況。即,華仲龍騰存在編造專利和“一案多賣”的行為。 

 

以上事實有下列證據材料為證: 

一、華仲龍騰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對李靜的詢問筆錄; 

三、華仲龍騰提交的整改報告; 

四、華仲龍騰與各分所簽訂的合作經營協議書; 

五、各分所負責人承諾書。 

 

華仲龍騰存在《行政許可法》第八十條第(一)項規定的“涂改、倒賣、出租、出借行政許可證件”的行為,構成了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華仲龍騰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構成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4號),依法告知華仲龍騰擬對其作出撤銷“專利代理機構注冊證”的懲戒決定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華仲龍騰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華仲龍騰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行政許可法》第八十條第(一)項、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決定給予華仲龍騰“撤銷專利代理機構注冊證”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六、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姜慶梅

 

姓 名:姜慶梅 

資格證號:3710403 

所在機構: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懲戒事由: 

 

作為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華仲龍騰)的合伙人,姜慶梅不履行管理職責,對本所存在的出租專利代理資質、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行為(已另案處理)負有一定責任。 

 

具體事實: 

 

一、華仲龍騰存在出租專利代理資質行為 

 

華仲龍騰提交的材料顯示,華仲龍騰有24家分所,其大部分案件來自這些分支機構及商標代理公司、科技服務公司等。各分所負責人負責分所經營管理工作,承擔分所設立事宜和費用,承擔對外經營、資金費用及人員工資、保險等。華仲龍騰根據分所的經營需要提供印鑒、證照、賬戶等,為各分所代交專利申請,并按件收取費用。各分所撰寫案件的人員并不是執業代理師,而是由大量無資質人員撰寫后以李靜、姜慶梅、黃玉玨等人的名義提交。 

 

華仲龍騰在各地分所的人事、財務以及責任等由各分所負責,其所謂的“分所”不是真正意義的辦事機構,只是因不具備專利代理資質與華仲龍騰合作經營,通過華仲龍騰代交專利申請,這一行為屬于出租專利代理資質的行為。屬于《行政許可法》第八十條第(一)項規定的“涂改、倒賣、出租、出借行政許可證件”的行為,構成了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二、華仲龍騰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行為 

 

“金華市艾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名申請人于2017年11月—2018年3月通過華仲龍騰提交了126件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多個主題,其中74件申請內容明顯相同,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七十五號)第三條第(一)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每個主題下存在兩件或多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申請,例如,發明名稱同為“一種拋光機”的申請,申請號為“2018102013822”“2018102043974”,技術方案完全相同;另外52件申請為不同組分、配比等簡單替換,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三)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不同申請之間僅對組成原料和配比簡單替換。華仲龍騰存在《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 

 

我局在約談調查中發現,華仲龍騰工作人員上門為客戶進行所謂的“專利挖掘”時,會代客戶編造出若干所謂的技術改進點供客戶挑選,并且將客戶“挑剩下”的“點子”賣給其他客戶,個別還存在“一案多賣”的情況,導致出現“雷同案件”,并且由于分所眾多,難以知曉案件雷同情況。即,華仲龍騰存在編造專利和“一案多賣”的行為。 

 

華仲龍騰存在的上述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正常進行,構成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以上事實有下列證據材料為證: 

一、華仲龍騰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對李靜的詢問筆錄; 

三、華仲龍騰提交的整改報告; 

四、華仲龍騰與各分所簽訂的合作經營協議書; 

五、各分所負責人承諾書。 

 

姜慶梅作為華仲龍騰的合伙人,不履行管理職責,對華仲龍騰上述違法行為和后果負有一定責任。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九)項規定的行為。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3號),依法告知姜慶梅擬對其作出警告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姜慶梅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姜慶梅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的規定,決定給予姜慶梅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七、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黃玉玨

 

姓 名:黃玉玨 

資格證號:4409401 

所在機構: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懲戒事由: 

 

作為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華仲龍騰)合伙人,黃玉玨不履行管理職責,對本所存在的出租專利代理資質、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的行為(已另案處理)負有一定責任。 

 

具體事實: 

 

一、華仲龍騰存在出租專利代理資質行為 

 

華仲龍騰提交的材料顯示,華仲龍騰有24家分所,其大部分案件來自這些分支機構及商標代理公司、科技服務公司等。各分所負責人負責分所經營管理工作,承擔分所設立事宜和費用,承擔對外經營、資金費用及人員工資、保險等。華仲龍騰根據分所的經營需要提供印鑒、證照、賬戶等,為各分所代交專利申請,并按件收取費用。各分所撰寫案件的人員并不是執業代理師,而是由大量無資質人員撰寫后以李靜、姜慶梅、黃玉玨等人的名義提交。

 

華仲龍騰在各地分所的人事、財務以及責任等由各分所負責,其所謂的“分所”不是真正意義的辦事機構,只是因不具備專利代理資質與華仲龍騰合作經營,通過華仲龍騰代交專利申請,這一行為屬于出租專利代理資質的行為。屬于《行政許可法》第八十條第(一)項規定的“涂改、倒賣、出租、出借行政許可證件”的行為,構成了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二、華仲龍騰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行為 

 

“金華市艾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名申請人于2017年11月—2018年3月通過華仲龍騰提交了126件專利申請。該批申請涉及多個主題,其中74件申請內容明顯相同,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七十五號)第三條第(一)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每個主題下存在兩件或多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申請,例如,發明名稱同為“一種拋光機”的申請,申請號為“2018102013822”“2018102043974”,技術方案完全相同;另外52件申請為不同組分、配比等簡單替換,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三)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不同申請之間僅對組成原料和配比簡單替換。華仲龍騰存在《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 

 

我局在約談調查中發現,華仲龍騰工作人員上門為客戶進行所謂的“專利挖掘”時,會代客戶編造出若干所謂的技術改進點供客戶挑選,并且將客戶“挑剩下”的“點子”賣給其他客戶,個別還存在“一案多賣”的情況,導致出現“雷同案件”,并且由于分所眾多,難以知曉案件雷同情況。即,華仲龍騰存在編造專利和“一案多賣”的行為。 

 

華仲龍騰存在的上述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編造專利、“一案多賣”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構成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以上事實有下列證據材料為證: 

一、華仲龍騰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二、對李靜的詢問筆錄; 

三、華仲龍騰提交的整改報告; 

四、華仲龍騰與各分所簽訂的合作經營協議書; 

五、各分所負責人承諾書。 

 

黃玉玨作為華仲龍騰的合伙人,不履行管理職責,對華仲龍騰上述違法行為和后果負有一定的責任。屬于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九)項規定的行為。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2號),依法告知黃玉玨擬對其作出警告的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黃玉玨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和申辯或者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黃玉玨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的規定,決定給予黃玉玨警告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十八、專利代理懲戒決定書—李靜

 

姓 名:李 靜 

資格證號:1111635 

所在機構: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 

 

懲戒事由: 

 

李靜作為專利代理師,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對以自己名義提交的大部分專利申請不審核把關,不履行職責、不稱職,嚴重損害委托人利益;作為北京華仲龍騰專利代理事務所(普通合伙)(下稱華仲龍騰)負責人,對于本所存在的出租專利代理資質、編造專利、“一案多賣”行為(已另案處理)負有管理責任。 

 

具體事實: 

 

一、李靜本人代理提交了106件非正常專利申請 

 

“金華市艾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名申請人于2017年11月—2018年3月通過華仲龍騰提交了126件專利申請。批申請涉及多個主題,其中74件申請內容明顯相同,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國家知識產權局令第七十五號)第三條第(一)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每個主題下存在兩件或多件內容明顯相同的申請,例如,發明名稱同為“一種拋光機”的申請,申請號為“2018102013822”、“2018102043974”,技術方案完全相同;另外52件申請為不同組分、配比等簡單替換,該行為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三)項規定的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其特點為:不同申請之間僅對組成原料和配比簡單替換。 

 

李靜是上述126件非正常專利申請中106件申請的署名代理師。 

 

二、李靜對以自己名義提交的大部分專利申請不審核把關 

 

李靜本人每年代理專利申請幾千件,每月僅對幾十件進行把關,對其他案件不知情、不了解,不審核把關,嚴重損害委托人的利益。 

 

三、李靜對華仲龍騰其他違法行為負有主要管理責任 

 

華仲龍騰提交的材料顯示,華仲龍騰有24家分所,其大部分案件來自24家分支機構及商標代理公司、科技服務公司等。華仲龍騰各分所負責人負責分所經營管理工作,承擔分所設立事宜和費用,承擔對外經營、資金費用及人員工資、保險等。華仲龍騰根據分所的經營需要提供印鑒、證照、賬戶等,為各分所代交專利申請,并按件收取費用。各分所撰寫案件的人員并不是執業代理師,而是由大量無資質人員進行撰寫后以李靜、姜慶梅、黃玉玨等人的名義提交。華仲龍騰在各地分所的人事、財務以及責任等由各分所負責,其所謂的“分所”不是真正意義的辦事機構,只是因不具備專利代理資質與華仲龍騰合作經營,通過華仲龍騰代交專利申請,這一行為屬于出租專利代理資質的行為,屬于《行政許可法》第八十條第(一)項規定的“涂改、倒賣、出租、出借行政許可證件”的行為,構成了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我局在約談調查中發現,華仲龍騰工作人員上門為客戶進行所謂的“專利挖掘”時,會代客戶編造出若干所謂的技術改進點供客戶挑選,并且將客戶“挑剩下”的“點子”賣給其他客戶,個別還存在“一案多賣”的情況,導致出現“雷同案件”,并且由于分所眾多,難以知曉案件雷同情況。 

 

即,華仲龍騰存在編造專利和“一案多賣”的行為,同時存在前述的代理提交非正常專利申請的行為,違反了《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干擾了專利審查工作正常進行,構成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四條第(四)項“從事其他非法業務活動的”行為。 

 

以上事實有下列證據材料為證: 

1.華仲龍騰代理提交的相關專利申請文件; 

2.對李靜的詢問筆錄; 

3.華仲龍騰提交的整改報告; 

4.華仲龍騰與各分所簽訂的合作經營協議書; 

5.各分所負責人承諾書。 

 

李靜本人存在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的行為,干擾專利審查工作的正常進行,屬于《關于規范專利申請行為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五)項規定的情形,違反了《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五)項的規定。 

 

李靜作為專利代理師,對以自己名義提交的大部分專利申請不審核把關,不履行職責、不稱職,嚴重損害委托人的利益;李靜作為華仲龍騰的負責人,對于本所存在的從事非正常申請專利行為、出租代理資質行為負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對于本所存在的編造專利、“一案多賣”等行為不履行職責。以上行為違反了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八條第(六)項的規定。 

 

國家知識產權局于2019年1月15日發出《專利代理懲戒意見告知書》(國知懲戒函字〔2019〕1號),依法告知李靜擬對其作出吊銷專利代理人資格證處罰的事實、理由、證據以及其依法享有的權利。在規定的期限內,李靜未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陳述、申辯,也未提出聽證申請。 

 

懲戒決定: 

 

李靜實施的上述行為發生在修訂后的《專利代理條例》施行前,應當適用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根據修訂前的《專利代理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項、《專利代理懲戒規則(試行)》第七條、第八條的規定,決定給予李靜吊銷“專利代理人資格證書”的處罰。 

 

當事人如對本懲戒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之日起60日內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國家知識產權局 

2019年3月26日 

 

 

 這些內空小伙伴們是不是都看了好久? 上述各家代理機構的相關負責人也被給予了相應的處罰,包括吊銷“專利代理人資格證書”、警告等處罰。

不僅如此,相關代理機構的有關違規掛證等問題,這次也被揪出來處罰了。 

 
股票风险多大
最新pt游戏平台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河北时时选号技巧大全 北京pk10冠军选号技巧 百人二八杠棋牌 北京pk10走势图分析网站 3d组选包胆中了多少钱 百人牛牛龙虎斗地主捕鱼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哪个好用 恒达登录地址